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观察网> 理论与评论> 本网首发
技术应用与生态文明公众参与机制
2018-10-18 15:33:14 鞠昌华 来源:理论与评论 责任编辑:刘建权

201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设立统一规范的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的意见》,生态基础较好、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的江西省成为首批三个试验区之一。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西时指出,绿色生态是最大财富、最大优势、最大品牌。如何推进生态文明领域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鼓励社会公众积极参与,推动生态文明共建共享,探索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新格局,成为江西省探索中部地区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模式的重要任务。抚州市地处江西省东部,东连福建武夷山脉,西接鄱阳湖平原,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生态条件良好,森林覆盖率达66%以上。2016年8月底,《抚州市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市建设实施方案》获批。抚州市成为全省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全市域开展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的设区市。随着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市建设的逐步推进,一系列呵护绿水青山的行动相继开展,抚州生态优势进一步凸显。1

对照《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江西)实施方案》,无论中部地区绿色崛起先行区,还是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制度创新区,抑或生态扶贫共享发展示范区的战略定位都依赖于生态文明建设中公众参与制度的完善。笔者重点就抚州之行生态文明建设公众参与的考察做个简单的总结和分析,以期为江西乃至我国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公众参与提供可资借鉴的经验,并努力为提升地区生态文明公众参与水平提出若干建议。

在调研中发现,抚州生态文明建设在推进公众参与上主要有以下两方面做法。

一是利用新技术支持公众参与。

其一,“生态云”平台。抚州市充分利用全省唯一中国电信全国八大云计算节点地级市优势,与中科曙光合作发展包括“生态云”在内的云计算。2016年11月,抚州“生态云”平台正式上线。抚州“生态云”项目包括综合管理中心、动态监测中心、应急联动中心、数据应用中心、资源应用中心、交易中心等六大中心,实现汇总展示、监测分析、执法联动和考核评价等功能。“生态云”从一开始就明确了“四个平台”的功能定位,在为政府生态文明建设提供科学分析与决策、为部门生态文明管理服务和企业绿色低碳循环发展提供支撑的同时,努力打造成为社会公众参与生态文明建设交流互动的平台。抚州市民可以通过“我的抚州”在手机上查看生态环保信息,让公众获得环境信息知情权,还可以拍照录像,监督举报破坏生态环境行为,实现公众的环境保护监督权,支持生态文明建设的全民参与。

其二,“绿宝”碳普惠公共服务平台。2017年8月,基于“我的抚州”城市智慧服务APP,抚州市文明办联合市信息办和国网信通亿力公司打造了“绿宝”碳普惠公共服务平台。“绿宝”平台拥有绿色出行、低碳生活、社会公益等3个大项计10个低碳应用场景。市民注册登录后的每一次低碳生活行为数据都会被记录在案,并折算成碳币给予奖励。如绿色出行每天步行满6000步即可领取1个碳币、扫描搭乘公交车1次可领取1个碳币、每骑行(10分钟以上)1次可领取1个碳币、每完成1笔网络生活缴费可领取5个碳币等。经过短短数月的推进,截至2018年1月底,“绿宝”平台拥有活跃注册用户约16.2万余人,“绿宝”平台累计产生碳币总数约350万个。为吸引更多“绿宝”的用户和更有效发挥“绿宝”的影响力,该市正利用“绿宝”搭建起消费者与绿色农业间的桥梁,通过把“绿宝”平台与农产品质量安全可追溯平台和水产品智能管理中心连接,形成“碳普惠+认养农业”模式,打通“惠民惠商惠农”的可持续市场链条。在鼓励绿色消费的同时,也帮助绿色生产者扩大了市场。

其三,智能分类垃圾箱。2018年年初,环保运营商“天天环保吧”在抚州市东乡区新龙花苑小区等处率先投放首批4个智能分类垃圾回收站,推动社区居民参与垃圾分类。回收站内的智能分类垃圾箱将垃圾分为纸张、玻璃、金属、塑料和有害垃圾5类。居民通过扫描智能分类垃圾箱二维码,进行垃圾分类投放。投置箱内的智能系统会自动检查、称重,并转化为积分反馈给用户。扫描卡片上的二维码即可精确到户,了解每家每户的垃圾分类情况,实现垃圾投放有源可溯。据介绍,在首批试点的新龙花苑小区,目前居民参与垃圾分类的比例已达85%。

二是引入激励机制鼓励公众参与。

第一,物质激励机制。为更好地激励市民践行绿色理念,抚州市积极探索了一系列物质激励机制。如通过“绿宝”量化个人的节能减碳行为后,对市民的低碳行为给予一定物质奖励,让市民每天走走路、骑骑车也能获得低碳福利。抚州市将已有的公共服务政策与碳普惠结合起来,市民在图书借阅、停车、骑乘共享单车等方面可直接用碳币进行折算减免。抚州市引入了“碳普惠联盟商家”,市民可以凭碳币到这些商家兑换消费优惠。“绿宝”平台已首批选定了具有一定资质的商家作为碳普惠联盟试点商家,并打通碳币计扣系统和商家支付系统。目前,已有53家商户加入(其中,抚州万达广场243家商户中的80%作为一个整体),这些商家涵盖了餐饮、旅游景区、通讯、书店、影院等,市民利用碳币可享受相应优惠。“天天环保吧”通过对利用智能分类垃圾箱投放分类垃圾实施环保置换机制,居民可以通过积分换购各种日用品。此外,抚州市政府还出台政策,对通过“生态云”等举报环境违法行为的给予数额不等的象征性奖励。

第二,精神激励机制。市民注册登录后的每一次低碳生活行为数据都会被记录在案,并给予碳币奖励,“绿宝”平台通过积分排名机制让用户可以随时了解身边朋友、同事、同学的低碳积分,攒碳币成为绿色达人的新时尚。为更好地激励市民践行绿色理念,抚州市文明办还将碳币积累数量纳入“文明家庭”“身边好人”等先进典型评选中,碳币可折算为相应分值,给评选“加分”。

可见,抚州在生态文明建设公众参与上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未来还需正确处理以下几组关系。

首先,新兴技术与传统模式的关系。抚州市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公众参与过程中,积极发展新兴技术,取得可喜进步。但是,我们也应看到,“绿宝”平台等技术的应用依赖于网络及城市低碳基础设施,智能分类垃圾箱成本也较高。在发展新兴技术的同时,如何继续发展利用传统模式吸引公众参与是抚州及各个地方政府必须面对的。以自行车骑行为例,由于技术的原因,市民只有骑公共自行车才能得到碳币奖励,而骑自家的自行车并不能享受到碳币,如何对这部分市民进行鼓励需要开展不同的设计。又如对垃圾分类,在资金上不占优势,而劳动力相对充裕的地区,传统个体废品回收流动摊贩及收购站模式仍具有一定成本优势。另外,对一个占有生态本底水平优势,生物多样性保护价值突出的地区,如何设计更符合本地特征的参与模式,这些都仍有待理论界及当地政府和公众更多的思考。

其次,过程激励与目标激励的关系。生态文明的公众参与包括过程激励和目标激励。目前,在东乡实施的垃圾分类激励仍属过程激励,即对垃圾分类行为本身的奖励。但是我们引入公众参与的真正目的是最终实现低碳绿色。这就要通过分类真正减少垃圾的产生量,而不是对垃圾投放进行奖励。因此,笔者认为,通过过程激励,使公众逐步形成垃圾分类习惯后需对此进行适当调整,以便真正实现垃圾的减量化和废品的循环化。

再次,城市居民与乡村农民的关系。抚州市城镇化水平相对较低,2017年末,抚州全市总人口为4031037人,其中城镇人口1943757人,占全市总人口的48.22%。城区临川区现有人口130万,其中农业人口76.5万。根据“绿宝”平台统计数据,截至2018年1月底,在“绿宝”平台注册用户16.2万余人中,8个县区注册人数仅过万。显然,由于城镇化水平不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绿宝”平台的用户发展。“他们的各种形式的地方化努力,只有既自觉趋近于正在迅速革新着的生态文明理念与思维,又主动诉诸最基层的广大人民群众,才会最终将其转化为一种生机勃勃的可持续事业。”2因此,在推进生态文明公众参与进程中,有必要处理好城市居民与乡村农民的关系,积极促进占据人口主体的农村人口的参与。

最后,本地居民与在外抚州人的关系。抚州素有“才子之乡”美誉,基础教育发达。临川是全国知名的“教育之乡”,高考成绩连续多年名列全省前茅,连续多年被评为全国教育先进县(区)和文化先进县(区)。大批在外抚州人具有较高的生态文明意识和素养,同时,具有较强的生态消费能力。因此,抚州市应更多吸引在外抚州籍人士参与到抚州的生态文明建设中来,鼓励他们关心家乡的生态环境,参与到生态环境社会监督中来,参与家乡特色绿色农产品的消费和宣传,关心家乡绿色生态产业的发展。

 

注 释:

1 李耀文:《抚州:做生态文明的先行者》,《江西日报》2017年9月22日。

2 郇庆治:《生态文明创建的绿色发展路径:以江西为例》,《鄱阳湖学刊》2017年第1期。

主管单位: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中共福建省委讲师团、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理论处
承办单位:东南网
闽ICP备170287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