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观察网> 文史经纬
陈俊卿:清亮忠直 宽民厚德
2018-12-29 09:47:16 陈剑怀 来源:海峡通讯 责任编辑:刘建权

陈俊卿,宋徽宗政和三年(1113年)出生于莆田,是南宋著名宰相。为官四十多年中,他竭忠尽智,拳拳为国,耿耿为民,宋高宗赞其“仁者之勇”,孝宗称其“沈靖有谋”,大诗人杨万里叹曰:“莆田陈公,磊磊堂堂。”他逝后,朱熹不远千里前来哭吊,并为其撰写《行状》。

抨击朋党 弹劾佞臣

南宋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年),陈俊卿考中进士,居榜眼。

陈俊卿踏上仕途之初,正是秦桧乱政祸国之时。

这一年,再次被高宗赵构起用为相的秦桧,步上呼风唤雨的权力顶峰,他大肆培植党羽、打压异己、专权卖国。对如此龌龊行径,初进官场的陈俊卿不肯苟合,任期届满虽有出色政绩,而秦桧“察其不附己”,只派他到南外睦宗院教授。绍兴二十五年,陈俊卿又被调任南剑州通判。这年,秦桧一命呜呼,赴任途中的陈俊卿终于柳暗花明,以秘书省校书郎召回朝廷,任著作佐郎,兼任普安郡王府教授。此后,陈俊卿历任司勋员外郎、枢密院检校诸房文字、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等职。虽然官阶日隆,而他依旧胸怀磊落,不改直言敢谏本色,尤其对先前被秦桧迫害的名臣贤相,极力呼吁平反追谥。

彼时,秦桧虽已作古,而余党汤思退等人先后为相,继续推行秦桧施政路线,对内拉帮结派铲除异己,对外卑躬屈膝割地求和。绍兴三十年,陈俊卿谴责汤思退:“挟巧诈之心,济倾邪之志……观其所为,多效秦桧,盖思退之致身,皆桧父子恩也。”并上奏弹劾:“自居相位唯务招廷亲党,佐其羽翼,昵近小人,以为心腹,盗名器而行以私恩,假威权而倾摇同列……”奏疏中,陈俊卿列举了汤思退与汤鹏举勾结,排斥忠良、谄媚无常斑斑劣迹,高宗终于下诏贬谪汤思退。接着,陈俊卿再次弹劾原秦桧党徒、时任敷文殿直学士、知建康府韩仲通,指其早年“专务刻薄,顷岁周旋刑寺十余年,阿附故相,以三尺济其喜怒,起大狱,杀无辜,不可胜数……”当月,韩仲通被罢免官职。

平心而论,接替高宗帝位的孝宗赵昚最值得称道的是其勤政节俭,也想把祖宗基业发扬光大。但备受后世诟病的,却是他喜欢接受谄谀,《宋史·佞幸传》中所记载的佞臣共12人,孝宗朝就占4人。曾觌、龙大渊原是孝宗为建王时的低级僚属,巧言令色,此外便无其它才。而孝宗还是视为心腹,以致有关人事变动和军机政事的机密,都时常从他们口中泄漏。这些佞臣依持皇上恩宠,横行跋扈,扰乱朝纲。国难思良臣,家贫思贤妻,风雨飘摇的朝廷,理当勠力一心,精诚效国,而纷纷扰扰于朝廷之上的竟是阿谀风行,腐败肆虐!陈俊卿忧心忡忡,针锋相对,抨击佞臣“摇唇鼓舌,变乱是非”。在他带头下,朱熹、周必大、龚茂良等一批忠义之臣纷纷上疏弹劾佞臣。

只是,陶醉于谄媚的孝宗对佞臣仍生依恋之心。隆兴年间(1163年-1164年),龚茂良上疏弹劾曾觌、龙大渊“腹心之疾,然后政事阙失”,被孝宗罚在家中戴罪。陈俊卿因再次上疏弹劾曾、龙两人罪状被调任太常少卿,而后改任直秘阁,外放建宁府知府。尽管弹劾佞臣险象环生,陈俊卿还是毅然决然,不断上递弹劾奏疏。乾道三年(1167年),曾、龙两人终于被逐出朝廷。 任人唯贤 崇尚公选

任人唯贤,是陈俊卿始终坚守的治政理念。

绍兴十六年七月,抗金大臣张浚因上奏备战,惹秦桧大怒,被罢去检校少傅、节度使、国公官爵。秦桧死后,张浚被重新起用,但又因请奏抗金引起秦桧党羽万俟卨、汤思退不满,再次被贬往永州。对于张浚的抗金忠心,陈俊卿甚为推崇,多次上疏向高宗举荐,后来张浚出守建康府(今江苏南京)。隆兴元年(1163年),张浚请求北伐,相继攻克灵璧(今安徽灵璧)、虹县(今安徽泗县)等地,尔后却战败于符离(今安徽宿州),张浚上疏待罪,陈俊卿也请求一同受罪。而谏官尹穑竟落井下石,建议罢除张浚的都督之职。陈俊卿认为胜败是兵家常事,不能以一役之败而诋毁张浚的军事之才,在他再三请奏下,初登帝位的孝宗保留了张俊的都督之职。

刘珙,南宋抗金名将刘子羽之子,忠贞耿介,颇有将才。刘珙任同知枢密院事时,一次进宫时拂逆圣意,孝宗下诏除去刘珙端明殿学士之职。陈俊卿上疏孝宗:“珙正直有才,肯任怨,臣所不及,愿留之。”并说,纳谏言,靠忠臣,都是扬德之事,今刘珙因为小事获罪,不是国家的福气。孝宗幡然醒悟,令刘珙统帅江西。

乾道四年(1168年)十月,陈俊卿被任命为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陈俊卿以用人为己任,所授官之人都是这个时期的杰出人才,他奖励廉洁、谦让之人,抑制夤缘攀附之徒。有的人才能可用,但资历浅,他就私下推荐给皇上。

主管单位: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中共福建省委讲师团、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理论处
承办单位:东南网
闽ICP备17028745号